<dl id='903zt'></dl>
    <i id='903zt'><div id='903zt'><ins id='903z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span id='903zt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903zt'></ins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03zt'><em id='903zt'></em><td id='903zt'><div id='903z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03zt'><big id='903zt'><big id='903zt'></big><legend id='903z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903zt'><strong id='903zt'></strong><small id='903zt'></small><button id='903zt'></button><li id='903zt'><noscript id='903zt'><big id='903zt'></big><dt id='903z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03zt'><table id='903zt'><blockquote id='903zt'><tbody id='903z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03zt'></u><kbd id='903zt'><kbd id='903zt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 id='903zt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903zt'><strong id='903z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3. <fieldset id='903zt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冷香凝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成人论坛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  冷凝香,這個名字曾在這個小鎮紅極一時。正如他的名字一樣,那淡淡的香氣,猶如初生嬰孩、奶娃娃一般,就緊緊的凝在瞭每一顆冷凝香丸中,那香氣讓人嗅之而不能自禁,當真是好東西。當地稍有財富的人都會說,經常食用不但可以永葆青春,而且身上還會生出那般淡淡的香氣,一種讓人聞之便想親昵的氣息。就因為這樣,當地大有閑錢的青樓女妓為瞭招攬客人都會買來食用,當地的不少富商也會買來送給自傢的愛妻寵妾。

              我嗎?我叫杜美娘,正如我的名字一樣,我的人也生的極美,在這座小鎮也小有名氣,當然,不僅僅是因為我的美貌,還有我開的鋪子。我的鋪子僅僅幾十平米,雖然地方不大,但是卻能讓貴婦豪紳爭相的到來,不為別的,他們隻是來求一丸冷凝香,沒錯,他們的目的僅僅一丸冷凝香而已。可能沒人會相信,一顆小小的冷凝香丸會有多大的作用,可是我做到瞭,也用事實向大傢驗證瞭。在我50多年的生命裡,我不曾害怕過年老色衰,因為我根本不需要擔心、我的容顏將永遠不會老去。可以說,自從20歲之後,我人生中的每一天,我的樣子都沒有變過,這全都要歸功於我的手藝,一份獨到的駐顏秘方。人們都說我駐顏有術,便不計價錢的爭相給我送銀子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,一個女子來到我這裡買冷凝香,看著臉生,看來又要有新的客戶瞭,我的笑意攀上嘴角。她僅僅30歲的年紀,但是看起來卻是蒼老不少,眉宇之間全然沒有這個年紀該有的青春活力。在談話中我瞭解到,她而今是富戶婦人,但是早年夫傢貧寒,她便一直陪著丈夫在外地打拼,吃瞭不少苦,也經歷瞭不少風霜。幾年的光景,在兩個人的相互扶持、共同努力下,夫傢的生活好瞭起來,甚至一躍成為翹楚。但是男人大多是食色的,富貴之後的丈夫又娶瞭幾房的小妾,兩年不到,便妻妾成群,而自己則因為早年的吃苦受累,滄桑早早的就爬上瞭面容,也因為這樣,漸漸的被丈夫冷落,就連那些妾室都不把她放在眼裡,若不是還有兒子為寄,可能早就被丈夫、妾室擠兌出瞭傢門。她愈加的感覺到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瞭,糟糠之妻早晚會落得下堂的下場。她感覺到瞭危機,所以,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改變自己的樣貌,希望重新得到丈夫的愛。但是她漸漸的發現,胭脂水粉並沒有讓她重煥光彩,而是讓他的整張臉在厚厚的妝容下無法呼吸,顯得死氣沉沉。後來,她通過其他傢的貴婦人知道瞭我的冷凝香,當然,那些個貴婦哪個不是我這裡的常客!她從那些貴婦人那裡瞭解到瞭冷凝香的神奇功效,起先還是有所懷疑的,但是看到那些人的改變又不得不相信,尤其在現在這種迫切想要回復青春的情況下,她迫不及待的做瞭這個決定,帶著希望來到我的鋪子。我靜靜的看著她講述著自己的不幸,故事的內容和之前的有些人類似,我聽的都有些厭倦瞭,不過我還是耐著性子靜靜聽著。她沾襟的淚水已將那厚厚的妝哭花,露出瞭臉上細細密密的紋路,乍一看便不想再看。我忍著心裡的想法,又向她看去,婦人的身材不錯,五官也很是端正,不難看出她還是姑娘時的美貌模樣,隻是這一臉的滄桑,磨的這美貌已蕩然無存,我心內一陣惋惜。我不禁打斷瞭她的敘述,我知道她接下來還要說什麼,不過是年年歲歲的淒苦罷瞭,我已經不願意聽下去,因為我將為這段痛苦畫上一個句號。轉過身,我從桌邊的暗匣處拿出一顆冷凝香遞到她的面前,她先是一陣吃驚,接下來是喜悅,最後竟有些貪婪,不,那是對青春的饑渴。她接過冷凝香一口吃瞭下去,連一口水都沒有喝。急忙的,她跑到我傢的鏡子前,細細的端看,眼睛瞪得老大,恨不得將臉上所有的時間印記一視而去。我不禁暗笑到,她太著急瞭,我賣的又不是靈丹妙藥,哪有剛吃過就見效的呢!我上前和她解釋一番。接著,她掏出一張大面值的銀票給我,說是要多買一些。這一系列的舉動都在我的預料之內。人都是貪婪的,你讓她美,她便會要求更美,人們對美好事物總是欲求不滿。我輕啟薄唇,開口到:“錢我不會收,冷凝香今日我也不會再給。你吃下的那一丸權當是嘗試瞭,如果覺得有效,再拿錢來買也不遲。”沒錯的,即便是她今日吃盡瞭我所有的冷凝香丸,也不會有更好的效果瞭,什麼都是要細水長流的好。看著她極不情願的離開的身影,我篤定,她定會再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日子仍舊是平平淡淡的過著,繼續無視著愛慕者的愛慕、嫉妒者的嫉妒,看人來人往,靜靜的積攢著自己的財富。三天後,那位婦人果然又來瞭。沒有滿臉厚厚的粉飾,臉上的紋路也不很清晰,滿臉泛著笑,全然沒有瞭三天前的頹廢,輕輕盈盈的向我走過來。她將上次的那張銀票放到我的桌子上,我自然明白她的意圖,我不瞅那銀票一眼,不緊不慢的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價單,沒錯,是冷凝香的價單:冷凝香一次隻賣一丸,價格——千兩!那婦人一時間瞪大瞭眼睛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是啊!千兩說多不多,但是隻是一顆小小的藥丸,那麼,說少也不少瞭。她可能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,大傢嘴裡津津樂道的“靈藥”竟是如此的昂貴!沒錯,她隻是從其他人嘴裡聽到過冷凝香的功效,卻從沒聽過它的價格,當然,沒有人會和她說,這是規矩!每一個來買冷凝香的人,我都按他們的接受能力,給他們看我為他們量身定制的價單,價格在他們承受范圍內,但是卻也不很便宜。我看到瞭她臉上難掩的吃驚與憤怒,可能是覺得我的價格開的太高,不過,無論怎樣都好,因為我知道的、物有所值。我一言不發,看著她憤憤的離開,但我也能想象到她幾天後的苦求,畢竟,有這種反應的,她不是第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正如我說的那樣,幾天後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來到我的鋪子,來人正是那個婦人,她摘下面紗,模樣較上次沒有差很多,隻是稍顯老氣,不過比較最開始不知道好瞭多少,但他仍舊戴著面紗來,生怕別人將她現在的模樣看瞭去。是啊!已經習慣瞭年輕的模樣,就再也接受不瞭這樣的自己瞭吧,該是被這副樣子嚇到瞭吧!她進門來,不說一個字,徑自的從袖口掏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,輕輕放在桌子上,全然沒有瞭之前的狠戾。我一動不動的望著她,等待著她說些什麼,她好似也懂瞭我的意思,開口說瞭這幾日的經歷,說到最後,不禁痛哭出聲,言語之間盡是哀求,沒有一點貴婦的樣子。我終於滿意瞭,安慰她一陣後,又從暗匣中取出冷凝香來,遞到她的手裡,收下銀票,送走客人,一切一氣呵成。

              我富甲一方,我風華絕代,但是我仍舊孤身一人,我拒絕所有的追求者,隻因我知道:這一輩子我終不是那完整的女子,終究得不到一份正常的戀愛。世上最有名的帶下醫曾為我把過脈,我終不會有自己的孩子,恐怕是我觸犯瞭什麼嬰靈?

              制作冷凝香是我小時候從師父那裡學到的手藝。當時年幼的自己被父母拋棄,十幾歲的年紀,一度幾近餓死街頭,是師父救瞭我,並傳我她的獨門手藝。我還記得,師父在傳我這門手藝之前,曾鄭重的問過我,是否能夠為此放棄一切,當時的自己隻知道這門手藝可以賺很多很多的錢,而被拋棄過的我,也隻是想要有個技術能夠糊口,便沒想很多、答應下來。經過幾年的學習,我學有所成。在我20歲那年,我將我認為最成功的“作品”用在瞭自己的身上,效果奇佳,以至於那年的臉孔,至今都不曾改變,但我也終究離不開它瞭。也是那一年,師父不辭而別,我尋瞭很久也不見蹤跡,最後,我在這座小鎮安下身來……在我的印象裡,隻知道師傅很美,也很孤獨,那麼美的人兒竟是孤獨的一人,原來我不清楚原因,之後我終於瞭解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天夜裡,我又來到西街的接生婆那裡采購冷凝香的原料——那些新鮮的肉體。王婆是當地有名的接生婆,也是我的長期合作夥伴。是的,那麼神奇的冷凝香就是用這些嬰兒的血肉佐以數味藥材精制而成。這些嬰兒或是胎死腹中,或是因為是女嬰而被拋棄的,有的是剛死不久,有的還是活著的,但無論什麼原因,它們都是被廢棄的,而我讓她們有瞭新的價值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的冷凝香雖效力驚人,但效果始終不會長久,大概是已死嬰孩的怨念讓這份青春無法持久吧!今日,不知我的這丸冷凝香用的又是哪傢嬰孩兒,莫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