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be0io'></span>
      <dl id='be0io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be0io'><em id='be0io'></em><td id='be0io'><div id='be0i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e0io'><big id='be0io'><big id='be0io'></big><legend id='be0i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be0io'><strong id='be0i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be0io'></in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be0io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tr id='be0io'><strong id='be0io'></strong><small id='be0io'></small><button id='be0io'></button><li id='be0io'><noscript id='be0io'><big id='be0io'></big><dt id='be0i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e0io'><table id='be0io'><blockquote id='be0io'><tbody id='be0i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e0io'></u><kbd id='be0io'><kbd id='be0io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be0io'><div id='be0io'><ins id='be0i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2. <i id='be0io'></i>

          3. 午夜驚魂之午夜路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成人论坛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駱傑今年十六歲,宋玲兒也是十六歲。他倆個在一個班級上學。今年高二瞭,等暑假開瞭學,就高三年級瞭。

            宋玲喜歡駱傑,駱傑也喜歡宋玲。可是他們現在還在上學,學校和傢長管得都很嚴,戀情也隻好在地下進行瞭。

            駱傑喜歡逃學喝酒,宋玲喜歡幫駱傑買酒,但她不敢逃學。不是班主任管得嚴,而是駱傑不讓她逃。不想讓她跟著自己變壞。

            宋玲勸說過很多次,不讓駱傑喝酒。可駱傑不聽,說結婚以後,你要是不讓喝,那就真的不喝瞭。現在還沒結婚,你以後或許是別人的妻子,憑什麼現在來管我呢?

            宋玲曾經很多次抱著駱傑,要駱傑說我愛你。可是駱傑從來沒有說過。宋玲很傷心。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愛她。

            宋玲喜歡吃龍眼。可在那個年代,這種稀罕的東西隻有鄭州有,駐馬店都很少見。偶爾有親戚捎回來一點兒,宋玲不舍得吃,都讓駱傑吃。駱傑也不感謝她,隻顧自己大口的吃。宋玲兒看著喜歡的人大口的吃像,雖然有點兒心酸,但感覺幸福更多一點兒。

            宋玲怕黑,回傢的路上又沒有路燈,所以每天晚上放瞭晚自習,駱傑都會送她到傢門口,然後自己才騎自行車回去。僅是這樣,在宋玲看起來,駱傑還是愛她的。

            可是好景不長,高三的那年,宋玲經常性的暈倒。本以為是學習壓力太大,加上每天早晚自習累的,也沒有放在心上。後來,暈倒的事情發生的越來越頻繁,最多時,一天暈倒瞭兩次。學校害怕出事,就給她放瞭假,讓她回傢看病,看好瞭再來上學。

            駱傑每天都會騎著自行車去她傢。雖然不敢進她傢的門,但是他能通過玻璃看到樓上的她。她每天都會坐在窗前,等著駱傑來。僅此而已,宋玲就感到很幸福瞭。

            縣裡和市裡的化驗結果都出來瞭,宋玲得瞭白血病。她沒有告訴駱傑,怕他傷心。

            宋玲的爸爸宋濤問宋玲,天天在樓下街對面那騎自行車的是不是男朋友。事已至此,宋玲點頭承認瞭。

            守濤讓駱傑進屋說話。駱傑懷著忐忑的心情進瞭屋。宋玲之前不讓告訴駱傑,宋濤也同意瞭。所以,沒有提起宋玲生病的事。並且同意幫宋玲合演一場戲。

            開門見山,宋濤告訴駱傑,宋玲兒已經訂瞭親,並且懷孕瞭,所以才不上學的,讓駱傑死瞭這條心,也不撒尿照照自己那窮矮胖的吊樣兒。

            駱傑聽到這話後,很是震驚,眉頭緊鎖,一聲不吭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去宋傢大門的。隻記得走到門口的時候,宋玲兒哭瞭,宋濤小聲嘟囔瞭一句現在想吃龍眼哪裡去買。

            駱傑強忍著眼淚,當天晚上大醉瞭一場,幻想著酒醒後,一切都自己做的夢。可是喝到最深處,卻忍不住大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龍眼,宋玲兒要吃龍眼。

            我就是到天邊也要給你買!

            駱傑騎著自行車找到瞭吳非凡,借瞭十幾塊錢。十幾塊錢去鄭州是不夠的,又騎自行車去萬塚鄉向楊可行借瞭一百多塊錢。

            回來後已經夜裡十點多瞭,還好。十字街新華書店去鄭州的車十一點發。

            到瞭鄭州,算好回來的路費,剩下的錢全部買瞭龍眼。

            回來的路上,駱傑睡著瞭。車顛簸的厲害,他還是沒有醒。

            到瞭錫山,駱傑直奔宋玲兒。帶著一包龍眼兒。

            送到宋玲兒手上的時候,宋玲兒看到駱傑佈滿血絲的眼,終於抱著駱傑哭瞭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省裡和北京的化驗結果出來瞭。宋玲兒沒有病,不過是癥狀像白血病罷瞭。同時要宋玲兒去省裡醫院休養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    高考之前,宋玲兒病好,上學去瞭。到瞭學校卻沒有看到駱傑。

            問同學,說是幾個月前就不上學瞭,也找不到人瞭。

            宋玲兒很失落。

            下瞭晚自習,走到回傢的路上,想起駱傑騎自行車帶她的情景,忍不住流下瞭眼淚。怕黑的她,竟然發現路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安裝上瞭路燈。

            到瞭傢門口的時候,發現自傢門口也有一個路燈。

            路燈下站瞭個人,宋玲兒笑瞭,這人是駱傑。

            兩人緊擁而泣。

            我愛你。

            駱傑主動向玲兒說。

            這一瞬間,玲兒感覺到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

            我再也不喝酒瞭。駱傑又說。

            每天下瞭晚自習,駱傑都會在這個路燈下等她。

            每次,她和他都會相擁。

            但,駱傑似乎變得寡言瞭。從來不多說什麼話。問他現在在幹什麼,住在哪兒,怎麼不上學瞭。駱傑也不回答。總之,給玲兒神秘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。

            玲兒正抱著駱傑的時候。玲兒媽朝玲兒大喊,這閨女不回傢,黑燈瞎火的站路邊幹什麼!

            到傢。回頭。路燈、駱傑已不見。

            後來。

            無意中得知,幾個月前鄭州回錫山的一輛車在國道翻瞭車,車上的人無一幸存。

            而那條回傢的路,根本沒有路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