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msvme'><strong id='msvme'></strong></code>

<fieldset id='msvme'></fieldset>
<i id='msvme'></i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msvme'><em id='msvme'></em><td id='msvme'><div id='msvm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svme'><big id='msvme'><big id='msvme'></big><legend id='msvm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msvme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msvme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msvme'><div id='msvme'><ins id='msvm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msvme'></in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msvme'><strong id='msvme'></strong><small id='msvme'></small><button id='msvme'></button><li id='msvme'><noscript id='msvme'><big id='msvme'></big><dt id='msvm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svme'><table id='msvme'><blockquote id='msvme'><tbody id='msvm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svme'></u><kbd id='msvme'><kbd id='msvme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人肉薯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成人论坛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我叫阿林,是個普通人,已經成傢,並有個女兒,本來是不想把經歷說出來的,可是我心裡記得非常憋屈,這樣的死亡,真的讓我難以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大傢看看吧!看我死得到底憋屈不憋屈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下班後,我沿著街道慢吞吞回租房,走瞭半個小時才到半路,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四十分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走到一個小店前,道,“老板給我本奇聞雜志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的!十元錢。”老板說。

              我付瞭錢,走出店,剛想翻開雜志,忽然間我猛的合上雜志,眼前一亮,心道好漂亮的妞啊!

              因為我面前居然有個大美女在路過,我這個人別的不喜歡,就喜歡看美女,特別是臉蛋完美無缺的美人更是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行瞭!現在路過的就是穿著鮮艷紅色裙子的個大美女。

              那臉我就不說瞭,身體非常棒看得我恨不得立即抱住他,可是也就是想想而已,非禮我還不敢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我跟著這個大美女走瞭幾條街。

              又是半個小時後,忽然間大美女在路燈下突然用手撫順長發,我一直在盯著他,他好像並沒有發現我的偷看跟蹤,獨自一人沉默不語的行街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的,我看到瞭有一根細長的頭發忽然丟落地下,我看著大美女走瞭後,心裡狂歡,猛的沖上去,把那條頭發拿在手裡,接著放在鼻子聞,香,真的非常香,我似乎感覺在嗅大美女身體的體香,真的醉瞭。

              許多人都知道我這是變態行為,可是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愛美女,我也沒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直接我回過神來時,才發現大美女早就不見人瞭,暗罵自己糊塗,要是跟下去,還能繼續看下去,把他的容貌身材永恒的刻入我的腦海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瞭,盡管遺憾 不過得到瞭大美女的一條頭發,我還是很高興的,第二天我將它放在錢包裡,決定要一直記住這個大美女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,不知道為什麼,我上下班腦海裡滿是那大美女的容貌,我很高興,這樣自己就不會忘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下班回來,已經是十一點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回到傢,發現老婆和女兒已經睡覺瞭,我想等會沖涼再睡,又感覺到有點肚餓,於是就拿瞭昨天買的雜志到身邊吃著翻看,我最喜歡就是看外星人,水怪等奇聞怪事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居然不知不覺到瞭十二點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這時,我忽然之間想起小女孩經常踢被,怕著涼瞭,於是拿著雜志進入老婆睡著的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啪!

              剛開門,我瞬間眼睛發傻瞭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我失聲叫道,“不。”

              因為我的孩子,老婆此時此刻居然已經死瞭,死瞭還不算,他們的頭都已經斷瞭。

              更恐怖的是,頭還被吃瞭。

              更讓我難以置信的是,吃我孩子,老婆的頭的是我昨天晚上跟著偷看的那個大美女。

            鬼!

            瞬間而已,一個念頭在我腦海裡閃過,除瞭鬼,我真的想林飛是一傢零食店的老板,店鋪坐落在縣城的邊緣,雖然位置比較偏遠但是生意卻異常的火爆,所有的客人來這裡並不是為瞭別的,正是為瞭店鋪裡面的薯片來的,林飛的薯片是從國外的市場裡面郵寄來的,價格雖然有些貴,但是卻非常的好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