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4vk39'><strong id='4vk39'></strong><small id='4vk39'></small><button id='4vk39'></button><li id='4vk39'><noscript id='4vk39'><big id='4vk39'></big><dt id='4vk3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vk39'><table id='4vk39'><blockquote id='4vk39'><tbody id='4vk3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vk39'></u><kbd id='4vk39'><kbd id='4vk39'></kbd></kbd>
    <ins id='4vk39'></ins>

      <dl id='4vk39'></dl>

      1. <span id='4vk39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4vk39'><div id='4vk39'><ins id='4vk3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4vk39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4vk39'><em id='4vk39'></em><td id='4vk39'><div id='4vk3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vk39'><big id='4vk39'><big id='4vk39'></big><legend id='4vk3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4vk39'><strong id='4vk3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4vk39'></i>

            蕩秋千的小女孩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成人论坛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  安琪師范畢業後,被分到郊區的一所中學任教。住在學校為外地老師準備的公寓樓裡,這座公寓樓離學校有點距離,出瞭學校門要穿過一小片樹林和民房才能到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來時正值秋冬交替,秋風蕭瑟天氣見涼。她來瞭幾日天始終陰沉沉的,見不到太陽。這裡的夜似乎比別的地方來的要快一些,沒到五點天已經黑透瞭,每次她獨自走在回公寓的小路上,總要無端端的生出許多恐懼,比如一聲貓叫,風吹樹葉的聲音,都會讓她驚恐萬分健步如飛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天安琪因為打掃瞭辦公室的衛生,回去的時候天更黑瞭,慘淡的路燈沒能延伸到那片樹林裡,她走得極快。突然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傳來,安琪被嚇瞭一大跳,正想跑的時候,忽聽一個細小的聲音……

               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”安琪扭頭看去,一個四、五歲身穿紅衣的小女孩,在棵大樹下蕩著秋千。安琪好生疑惑,每日從這裡走沒見這裡有什麼秋千?她走過去對女孩說:“孩子該回傢瞭,你父母找不到你會著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蕩起的秋千慢慢落下,她斜著腦袋看著安琪說:“阿姨!我找不到傢瞭!”說完又蕩起瞭秋千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耐著性子,抓住秋千上的繩索說:“別玩瞭,快回傢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委屈地說:“姐姐……我……我找不到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,隻好把她拉下秋千說:“這樣吧!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,隻是用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安琪。安琪暗嘆瞭一口氣,伸手牽住瞭小女孩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很安靜任由安琪領著在這片平房區裡前前後後兜圈子,最後女孩走不動瞭,伸著小手讓安琪抱抱。安琪無奈隻好把她抱在懷裡,她的身體很輕似乎沒有分量。安琪抱著她邊走邊問道:“是這裡嗎?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茫然地搖著頭,沒多久竟趴在安琪肩膀上睡著瞭。安琪也累瞭,她有些心急怪自己不該多管閑事,現在弄來個小麻煩,看來隻能先把孩子抱回自己的公寓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在安琪懷裡睡的很熟,當安琪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時。她的小手緊緊地抓住她的衣衫,嘴裡細細地叫:“媽媽……媽媽……”眼角處滾落一滴淚水。這滴淚水滴在安琪的手上,讓安琪不忍離她而去。於是她輕輕地躺在小女孩身邊,用手拍著她的背,哼唱著搖籃曲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的手無意間觸到小女孩露在外面的身體,突然感覺到一種異樣的冰冷,她起身打開電暖又替她蓋好被子,然後才松瞭口氣坐在電腦前打開瞭電腦。

              電腦的屏幕閃爍瞭幾下,安琪極怕這亮光會讓孩子驚醒,轉頭看去時,隻見小女孩正睜著大眼睛直直地看著她,安琪一驚,急忙走到床邊。可是當她走到床邊的時,發現女孩的眼睛卻是閉著的,她奇怪地拿著手指在小女孩眼前晃瞭一晃,心想難道是自己眼花瞭?

              搖搖頭她又坐回瞭電腦前,認真地開始備課。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,一絲疲倦讓她伸瞭一個懶腰,不自覺間轉頭去看。

               “啊……”安琪驚叫出聲,隻見小女孩低沉著頭,默不做聲地站在她的身後,頭垂的很低很低,長長的頭發遮住瞭面孔。隨著安琪的叫聲,小女孩緩緩抬起頭說:“阿姨!我要小便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聽罷,拍瞭拍胸脯笑著說:“你呀!嚇瞭阿姨一跳,走,阿姨帶你去。”安琪起身牽起小女孩的手,感覺她的手冰涼入骨,忍不住說:“你冷嗎?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抬著頭看著她說:“阿姨!我不冷,這麼多天,今天我感覺最溫暖。”小女孩說這話的時候,安琪正好打瞭一個哈欠,所以沒有聽清小女孩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領著她到瞭衛生間的門口,安琪讓她自己進去。她走進廚房去倒水,不經意間望見窗戶外面一雙漆黑的眼眸死死地盯著她。她大吃一驚,驚慌失措中她打開廚房的燈,隻聽窗外‘喵’的一聲,不知道哪來的野貓被燈光一驚逃跑瞭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安定瞭一下心神,為自己到瞭一杯水。邊走邊喝出瞭廚房,就在她轉身之後廚房的窗戶上出現瞭無數隻怪異的眼睛……

              走回臥室,安琪見小女孩已經安安靜靜地躺回瞭床上。她不想打擾小女孩,自己和衣躺在沙發上,不一會就睡著瞭,睡夢中她夢見許多許多隻貓闖進她的傢,它們撲向小女孩,用爪子撕扯的小女孩的皮肉,片刻間小女孩渾身變得鮮血淋漓。

              她大叫一聲,猛然坐起。一室的陽光,天已經大亮。安琪向床上望去,見小女孩並不在床上,她急忙起身四下尋找,最後在廚房的門後找到瞭滿身顫抖的小女孩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把小女孩抱在懷裡,拍著小女孩的背安慰道:“別怕!阿姨帶你去找***媽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趴在安琪肩頭,膽怯地說:“阿姨!我怕陽光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驚訝地抱她走進暗處,見小女孩臉上異常蒼白,嘴唇上一點血色都沒有。安琪急瞭,心想要趕緊找到小女孩的傢人才是,但她這樣抱著小女孩四處去找,遇見她父母的機會很小,不如把小女孩送到警察局。

              如此一想,她便想抱著小女孩出門。小女孩卻掙紮著要下地,安琪把她放在地上,小女孩拿起門口掛著的一把雨傘,頭也不回地出瞭門。安琪忙鎖瞭門跟瞭出去,隻見小女孩笨拙地打開雨傘,小小的身影走在她的前面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怕她走丟瞭,緊隨其後。渾然不知自己吸引瞭不少人的目光,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說道:“媽媽,你看那位阿姨的傘在跑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聽見這話一愣,再去看小女孩的時候,發現自己的傘安靜地躺在地上,哪裡還有小女孩的身影。她吃驚地拿起瞭傘問離她最近的一位老婆婆說:“婆婆,你看見剛才撐傘小女孩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老婆婆怪怪地看瞭她一眼說:“這姑娘一大早上的就說胡話,哪裡有什麼撐傘的小女孩,分明你的傘被風吹著自己跑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聽完瞪大瞭眼睛,抓起地上的雨傘,渾身抖得像篩子一樣。嘴上說著:“不……有個穿紅衣服的小女孩在撐傘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老婆婆一愣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遇見鬼瞭?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搖搖頭,說出昨晚遇見小女孩的經過。

              老婦人一聽,臉色變得蒼白,她說:“前不久有個穿紅衣服的小女孩在樹林裡蕩秋千的時候磕破瞭頭,後來死瞭,打那以後晚上誰也不敢靠近樹林,因為不少人看見死去的小女孩回來蕩秋千。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聽完面如土猛搖著頭不敢相信。她驚慌失措地來到學校,一整天都心不在焉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晚上下班,她又路過那片樹林。她不由自主地往秋千哪裡望去,一股冷風吹過,秋千輕輕蕩瞭起來,讓人頭皮發炸。

              她急忙裹緊衣服,匆匆地往回走去。就在這時一個空洞冰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:“阿姨!謝謝你!”

              安琪渾身一震,轉過頭去。小女孩果然站在她的身後,淒涼地笑著說:“阿姨!我媽媽不想要我瞭,她用力把我推下瞭秋千,我的心裡很痛很痛。我想報復她,報復她肚子裡的小弟弟。可是,阿姨!我下不瞭手……嗚嗚……我一直徘徊在這裡,因為我死的不甘心。直到我遇見瞭你,阿姨的懷抱真溫暖,讓心裡沒有瞭仇恨……現在我要走瞭,去投胎,阿姨……再見!”說完小女孩的身影突然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安琪感覺更冷瞭,這北風似乎吹進瞭她的心裡,把她的心都凍結瞭。讓她感覺不到滿臉的淚痕,想不到天下間竟有如此狠心的父母,難道生男孩傳宗接代就這麼重要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