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22a17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22a17'><em id='22a17'></em><td id='22a17'><div id='22a1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2a17'><big id='22a17'><big id='22a17'></big><legend id='22a1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dl id='22a17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22a17'></ins>
      2. <tr id='22a17'><strong id='22a17'></strong><small id='22a17'></small><button id='22a17'></button><li id='22a17'><noscript id='22a17'><big id='22a17'></big><dt id='22a1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2a17'><table id='22a17'><blockquote id='22a17'><tbody id='22a1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2a17'></u><kbd id='22a17'><kbd id='22a17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span id='22a17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22a17'><div id='22a17'><ins id='22a1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22a17'><strong id='22a1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22a17'></i>

          限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6
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成人论坛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清明節,小張開車去墓地祭奠已經過世的父母。購買香燭祭品的時候看到有紙糊的車賣,這些車做得十分逼真,甚至還有牌照,並配有兩把紙做的車鑰匙。

            小張決定買一輛給父母燒去,祭品店老板卻勸他單雙號各買一輛換著開。

            這點小張倒是深有體會,他所在的城市最近搞起瞭單雙號限行,他的車有一半的時間都不能行駛。

            但陰間也有瞭這樣的規定?這聽起來更像是店老板的促銷手段。所以小張還是隻買瞭一輛,想到自己的車是單號的,他就特意選瞭個雙號的。

            開車回傢的路上,小張無意中摸瞭下衣兜,發現兜中有一把紙鑰匙,才想起剛才隻燒瞭一把鑰匙。不禁感嘆道:那要是輛真車該多好,自己就不怕限行瞭。

            一走神,不小心刮倒瞭路邊行走的一個道士。小張趕緊下車扶起對方,一個勁兒地道歉,還要帶對方去醫院檢查。道士並沒有受傷,他對小張說:“看得出你不是故意的,一定有什麼心事吧?”

            小張說出瞭之前的經過和自己的心事。道士說:既然你還有一把鑰匙,我念在你心腸不錯的份兒上,教你一個咒語,你就可以使用那輛車瞭。

            道士解釋,所謂有條件,是指小張隻能在雙號使用那輛車,但午夜零點之前必須下車,否則就會被紙車帶到陰間去。如果出現這種情況,就必須在兩個時辰內駛離,否則就永遠回不來瞭。

            小張學瞭咒語,謝過道士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是雙號,小張一早起來拿著紙鑰匙念起瞭咒語,果然有一輛真車出現在傢門口,樣式和那天燒的紙車一模一樣。小張高興地開著車去上班瞭,晚上回到傢就念咒語讓這車消失掉,單號仍舊開自己原先的車出去。

            兩輛車換著開,小張就這樣過瞭一段愜意的時光。

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小張開著雙號的車去參加朋友聚會,一席人推杯換盞喝到很晚,看看時間不早瞭,小張想起道士的話,趕緊告辭離席,駕車往傢裡趕。

            結果路上酒勁兒發作,擔心出事的他不得不靠邊停下,準備休息幾分鐘再走。可一閉眼就不知道睡瞭多久,等醒來時發現已經凌晨一點瞭。

            小張發現外面的景物全變瞭,全然一副陰間的景象:旁邊一棟小屋,像是自己給父母燒去的那種,他打個激靈醒瞭酒。

            這時車外有人敲窗,一看竟是自己的父母,至親相見,分外動情。但小張想起瞭道士的話,趕緊告別父母,準備開車離開,否則過瞭時間就永遠回不去瞭。

            父親看著牌照突然一拍腦袋:“不行呀,這車今天開不瞭,忘瞭告訴你瞭,我們這兒最近也限行瞭。”